金山软件(03888.HK)

云业务剥离 32岁金山软件再整装

时间:20-06-02 07:22    来源:中国经济网

2019年,金山软件(03888)实现收益82.18亿元,同比增长39%。其中,云业务营收占比接近50%,网络游戏、办公软件及服务及其他营收分别占比约为33.4%及19.8%。

自5月初金山云(KC. NASDAQ) 于美国纳斯达克独立挂牌上市后,业内就较为关注金山软件(03888.HK)的业绩情况。

5月28日,金山软件证券事务部相关负责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在最新的一季报中,金山云已被列为非持续经营项。

这一变动对金山软件的营收数据无疑是有影响的。

5月26日,金山软件公布其2020年Q1业绩公告。数据显示,公司一季度营收11.7亿元,同比增长32%;归母净利润625.7万元,与去年同期相比成功扭亏为盈。

在不少投资者看来,金山的扭亏并非得益于公司业务发展,而更多是来自金山云业绩的出表。

财报发布后的第二天,金山软件股价大跌7.43%。

“现在金山软件更像一个保姆,用于不断孵化有潜力的子公司,外界主要的关注都放在金山软件的子公司上,他们才是未来真正承载金山系价值的部分。” 5月28日,资深互联网观察家、原速途研究院院长丁道师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作为金山软件的董事会主席,对雷军来说,金山软件是其梦想的起点。金山云、金山办公和西山居被雷军比喻为拉动金山软件的三驾马车。

如今,随着多年重点发展的金山云出表,重新依靠游戏扛鼎的金山软件,在而立之年还能有多大未来?

游戏业务难扛鼎

因为金山云的出表,一季度报表中,金山软件将持续经营业务分为,网络游戏、办公软件及服务及其他两个部分。

其中,网络游戏业务主要表现为西山居业务收入,而据上述证券事务代表透露,办公软件及服务及其他包括金山办公业务及其他集团业务。

尽管两者在一季度表现良好,但着眼未来的投资者或许依然担心。这种表现在因新冠肺炎疫情意外升温的宅经济降温之后,是否还能持续?

5月8日,雷军曾发表公开信表示,金山云集聚了金山软件12年以来的几乎所有资源。在独立上市前,金山云已成为金山软件新的营收增长引擎。

据金山软件2019年年报显示,在金山云上市前,公司云业务已于2019年度在营收上超过游戏业务。

2019年,金山软件实现收益82.18亿元,同比增长39%。其中,云业务营收占比接近50%,网络游戏、办公软件及服务及其他营收分别占比约为33.4%及19.8%。

2019年全年,网络游戏业务较去年增长8%,云业务较去年增长73%。

可以看到,无论营收规模还是业务增速,云业务都比游戏业务更适合扮演增长引擎的角色。

然而,在金山云出表以后,西山居重新成为金山软件营收的主要支撑。财报数据显示,一季度公司网络游戏占总体营收比重高达66.7%。

不仅如此,以经典IP“剑网3”为倚仗的游戏业务,目前自身发展也并不稳定。

数据显示,受益于疫情期间游戏产业整体增长,金山软件2020年第一季度,网络游戏每月平均付费账户达261.5万个,同比增长10%。

但截至2019年度,网络游戏每月平均付费账户为253.3万个,较2018年度的303.6万个显著减少。

“其主力IP剑网3介于游戏行业的中间层次,但是金山软件的程序员气质似乎特意在规避游戏这类‘不务正业’的业务。”5月29日,互联网产业时评人张书乐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一直以来,游戏业务都是金山集团的主要造血源泉,但并不是业务重点。

或许是基于上述原因,金山软件在游戏上一直创新乏力,这让其在竞争激烈的手游市场上劣势更加明显。

据游戏产业媒体“手游那点事”统计,手游市场二八效应明显。在2015年,腾讯、网易、三七和世纪华通四家厂商的市场占有率仅为56%;而截至2019年末,这四家头部厂商的收入合计1860亿元,占去年中国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的80%。

增长引擎频变换

当游戏业务前景有限,另一个大办公软件业务是否能充当新增长引擎的角色?

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早在金山云之前,2019年11月18日,金山办公已于科创板上市。

相较于西山居在网络游戏上的表现平平,金山办公主力业务WPS虽说在营收贡献上相对有限,但依然保持着不错的增长。

财报数据显示,2019年,金山软件来自办公软件及服务以及其他的收益为人民币16.22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43%。

根据金山办公招股书中的数据显示,在2016―2018年间,金山办公营收分别为5.4亿元、7.5亿元、11.3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3亿元、2.1亿元和3.1亿元。

在丁道师看来,近年来,金山办公在移动端和B端业务发展良好,今后的发展在云办公上也是顺应了大势。

据金山办公在其2019年年报中透露,目前 WPS Office 移动版已经成为国内市场中月活跃用户第一位的移动端办公软件产品,月度活跃用户数超过 2.48 亿。

5月29日,金山办公相关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今后金山办公会运用AI等技术在在线协同办公上继续加力。

从云业务到游戏,再到办公软件,金山软件的业务重心似乎并不十分固定。这几乎成了金山软件的一大特性。

2014年5月8日,一度成为金山业绩增长引擎的猎豹移动成功在美上市。2017年2月13日,金山软件宣布猎豹移动独立。

如今,随着新引擎金山云的出表,金山软件越来越像一个互联网公司孵化器的角色,尤其将视角扩大至整个“雷军系”公司,会看得更加明显。

作为金山软件董事会主席,雷军目前一共控制金山软件25.7%投票权,为公司实际控制人。而目前金山软件依然为猎豹的最大股东,持股48.4%,还拥有约26%的投票权。随着金山云的上市,金山软件对其持股约为47%,而雷军的直接持股比例为13.8%。

2007年,雷军曾在金山软件上市两个月后离开。2010年,雷军全新“创业”,创办小米科技。

张书乐认为,在雷军的操盘下,小米和金山系息息相关。

“以金山云为例,其与小米互为表里,如果没有金山云,小米生态链就会出问题。” 张书乐表示。

这种模式或许是新时代下金山需要适应的,无论愿意与否。

“时代造就企业,金山软件作为从软件时代走来的企业,在我小时候,曾经扛起中国软件的大旗。但当历史迈过软件时代、走过PC时代,来到互联网时代,金山软件在其历史包袱和基因的影响下,已经很难成为一家一线的公司。子公司为了减轻历史包袱以便获得更好的发展前景,脱离金山软件也就成了它们发展的必然。”丁道师说道。